宠妻不易裴总又被夫人虐了

宠妻不易裴总又被夫人虐了(宋晚裴颂)

主角:宋晚裴颂

作者:雾归

分类:其他小说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7-02 04:56:06

作者 雾归的小说目录

    《宠妻不易裴总又被夫人虐了》全文在线怎么阅读,本书的主人公是宋晚裴颂,它是雾归编写的都市爽文书籍。小说文笔清新,文笔流畅,描写生动推荐给大家。《宠妻不易裴总又被夫人虐了》完整版小说精彩概述:一帮人知道了前因后果,反应各不相同。这姚淑芬也真够狠的,接管了人家爸妈的产业不说,还连人家的女儿都扫地出门。谁说不是呢?这是逼晚晚姐呢。大家说话的时候都有意无意的看向裴颂,沈尽舟的眼神最直接,他是被裴颂叫过来的,起码证明他对宋晚的事

    宠妻不易裴总又被夫人虐了(宋晚裴颂)精彩章节分享

    沈甜端着醒酒汤从厨房出来,看到她时只楞了一秒,便动作熟练的把裴颂往她怀里扯,不好意思,他喝多了。

    这种女主人般的口吻宋晚自己从前也没少用,她点点头,从善如流,我来拿东西,拿完就走,不会妨碍你们。

    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不陌生,很快便找到自己想要的。

    一转头,裴颂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瞧。

    你来做什么?

    宋晚不太想吵架,晃了晃手里拎着的袋子,拿点东西,放心,我马上走。

    裴颂看了她两秒,忽然对沈甜道,去检查下她有没有拿什么不该拿的。

    这话一出,客厅里的两个女人都同时楞住。

    沈甜面露尴尬,阿颂,不用了吧,宋小姐不是这样的人。更何况她是你前女友,就算.多拿了些也没什么。

    闻言,宋晚这才多看了她两眼,不是不懂小姑娘话里的陷阱,但裴颂摆明了要打她的脸。

    宋晚不想浪费时间,抬手将袋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在桌上。

    手表项链耳环这些小玩意撞的叮当响,全是她以前的配饰,大牌的,很值钱。

    她一样一样摆给他看,你看看,你的东西我一件没拿。

    裴颂眼皮都没抬一下,你大老远回来就是为了这些?

    他冷着脸的样子从上到下都透着不屑。

    要是以前,宋晚肯定不好意思承认,但现在,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她把配饰又全装回袋子里,手上的戒指晃的裴颂心头燥意更浓,其他的你可以带走,把戒指留下。

    宋晚低头看了看,这是一周年纪念日时她强行逼着裴颂买来送她的。

    情侣款,一人一只,她戴上后就没舍得摘下。

    没想到他连这个都要,宋晚迟疑了几秒,戒指脱下时细嫩的手指早已留下深深的痕迹。

    转身瞬间,她听到沈甜问,阿颂,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只戒指啊?

    裴颂态度冷漠,扔垃圾桶里。

    宋晚脚步一顿,垂在身侧的手无声收紧。

    原来,他真的比她想象中还狠。

    离开时,她看到裴颂把沈甜抱进了曾经属于她的那个主卧,灯影绰绰,如胶似漆。

    光影闪动的每个瞬间,都像是他们回不去的曾经。

    宋晚收回目光,认真开车,伪装出来的不动声色在却这一刻开始皲裂。

    她想起群里那句得偿所愿,心脏无意识的抽疼。

    这世上哪有什么得偿所愿,有的,只是事与愿违罢了。

    宋晚回到家,笼罩在月色下的别墅灯火通明,她站在门口好一会才推门进去。

    姚淑芬正在敷面膜,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听说你和裴颂又分手了?

    这种时候就不得不感叹中文的博大精深,一个又字充分表明这八年里她和裴颂之间的纠葛。

    两个同样容貌出色的人,身边从不缺少爱慕者,哪怕只是捕风捉影,也架不住醋意横生。

    分分合合数次,可每一次又会和好。

    姚淑芬显然也没太当一回事,自顾自的打开电视,你们每隔几年就要闹一下,这次又打算闹到什么时候?

    宋晚道,这次不一样。

    姚淑芬像是没听清,什么不一样?

    我们不会再和好了。

    宋晚心里清楚,以宋家对裴颂的关注程度,不可能不知道他已经有了新女朋友的事实。

    她干脆把话挑明,他身边的那个小姑娘,不出意外的话是要结婚的。

    姚淑芬脸色一变。

    宋家这些年也几次三番想要促成婚事,可裴颂对外一直不肯点头,如今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松口。

    这让她产生了危机感,那你呢?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甘心把他拱手让人?一个小丫头片子,难道还收拾不了她?

    宋晚看出她眼底的狠辣,怕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委婉提醒,阿姨,裴颂要护的人,最好别动。

    姚淑芬微微迟疑,仍旧不想放弃,可你们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裴颂不会突然不要你,是不是你哪里惹他不高兴了?你去和他道个歉,也许.

    没用的,宋晚抬起头,神情平静,分手是我提的,不是他不要我。

    什么?

    姚淑芬彻底愣住,从惊讶到愤怒不过短短数秒,你提的?你怎么这么糊涂?那可是裴颂!你说分手就分手,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家里人商量一下?

    宋晚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这个逐渐变的陌生的家,自从半年前父母相继去世,宋家大权旁落到二叔一家手上,这个家早已经不是她熟悉的模样。

    与其说姚淑芬是为她的自作主张感到可惜,倒不如说是因为失去裴颂这颗大树而恼羞成怒。

    但她还是给彼此留足了面子,强扭的瓜不甜,不合适就索性分开。

    姚淑芬气的整张脸都垮了下来,语气也越发尖锐,我看你就是作的!多少人求着和他在一起都求不来,你马上去找裴颂道歉,立刻!

    宋晚拒绝,我不会去的。

    姚淑芬死死的盯着她,目光冷的像是能把人活活冻死,我再问你一遍,你去不去?

    宋晚当然不会去,忤逆的下场就是被赶出家门,姚淑芬直接让人把她轰了出去,身后的指责谩骂一句比一句难听。

    宋家怎么出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什么时候让裴颂跟你和好,什么时候再回来!

    宋晚轻轻扯了扯嘴角,想起二叔一家以前对自己小心讨好的模样。

    果然,风水这东西,永远都是轮流转。

    她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纤细的身影被月光拉扯的越发单薄,宋晚努力做到若无其事,目光却和迎面的人撞上。

    是沈尽舟。

    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沈尽舟表情尴尬,他和宋晚在同一个小区,打小就认识,更重要的是他和裴颂还是好兄弟,都在同一个圈子里。

    看见宋晚回来就想过来看看,却没想到会撞见刚才那一幕。

    宋晚倒是没有丝毫的不自在,态度一如既往温和,你怎么来了?

    沈尽舟没有回答,目光看向紧闭的宋家大门,眼里带了点冷意,晚晚姐,好歹你也是宋家大小姐,他们怎么敢这么对你?

【更多精彩内容】

雾归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