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后的第三日

订婚后的第三日(叶芝霖时舟)

主角:叶芝霖时舟

作者:时舟

分类:其他小说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7-03 05:16:58

作者 时舟的小说目录

    《订婚后的节分享,本书的主角是叶芝霖时舟,它是时舟倾力打造的都市爽文书籍。本书人物形象饱满,拍案叫绝,妙趣横生,引人入胜。《订婚后的第三日》全文主要讲的内容是:或许人在濒死的时候,会难得良心发现。我陷入昏迷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便是,倘若回到十五年前,我定然不会和父亲多嘴一句说班上有个男生对我很好,但是家里很穷,很可怜。这样我父亲应该也不会因为爱女心切,用资助时舟家里为由,将他困在我身边这么多年。

    订婚后的第三日(叶芝霖时舟)精彩章节分享

    救我的这位消防员小哥叫左佑,保佑的佑,才二十二岁,足足比我小了三岁。他的长相也是偏幼的那种,虽然脸被晒得有些黑,但是从上半身露出的肤色来看,原本应该是*的。

    我回想起火灾中他安抚我时的成熟语气,再看看他笑起来时两边的酒窝,总觉得有点对不上号。

    不过,在我说要感谢他救我出火场时,他倒是板起脸,一本正经道:「不用,这是我的工作。我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我摩挲着手机,心想那也没用,这单纯弟弟肯定没想到这家医院和我爸公司有合作,所以他的这次治疗我爸已经关照过了。

    见我没吭声,他声音又软了下来,带着点不知所措,「那个……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抱歉啊,赵队就说过我总是太严肃,会吓到别人……」

    我摇摇头,脑筋转了转,眨眨眼,「那你们可以拿朋友的一针一线吗?」

    他傻了,「啊?」

    因为不喜欢欠人情,以及他好像比我还呆,逗他挺有趣的,我就晃了晃手机,对他笑道:「可以交个朋友吗?」

    他的脸再次刷地变红,「可,可以。诶,我手机呢?」

    手忙脚乱地交换了联系方式,我的社交能量也用得差不多了,对他摆摆手,「那以后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没等他拒绝,我就先跑出了病房,自然也就没听到我走后他在床上兴奋地打了个滚儿然后伤到背部于是痛呼的声音。

    我回到自己的病房以后就收拾东西出院了,除了我爸谁也没告诉,至于说过几天来看我的时舟,我建议他到时候直接出门拐弯看看脑科。

    我其实伤得不重,就是额头擦伤,也就我爸着急忙慌地找了一堆专家给我看病,最后也只得出我是在睡觉的结论。而根据我的心理医生说,我睡了两三天是心理因素,我在逃避现实。

    他这么些年都是这个结论,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我爸我要解除婚约。他不是很意外,但还是面带不忍地揉了揉我的头,「算了,你不想的话,就不结婚,反正爸也能养你一辈子。」

    我知道他为*心了许多,挽着他手臂,眼睛发酸,「对不起,爸。」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是那小子对不起你。只是以前看你这么喜欢他,而且这两年你们相处得也挺好,还以为……唉,爸是怕你伤心。」

    我想了想,「也不是很难过。」

    我与时舟重逢后,又一起相处了两年。这两年他一改往常的冷淡,对我体贴入微。反倒是我对他冷了不少,所以确定关系后他总是有点患得患失。

    我想起那天是初雪,他在路灯下给我围上围巾,眉眼柔和,「阿霖,我们在一起试试好吗?」

    我很想问他,为什么是「试试」呢?你又是因为什么想和我「试试」呢?你的心里是不是还放不下孟芸呢?

    但我终究没有提起孟芸,这两个字在我们重逢以后就成了禁忌,除了刚见面那日提及就再也没有出现。

    我想起那晚,我什么也没说,只轻轻点了点头,在心里想,那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好了。

    那时我也只想找个人将就一下,他又是我爸比较放心的人选,我就顺其自然了。

    而后,时舟亲手放弃了我,放弃了这个机会。

    难过倒还没有高考结束那晚难过。

    路文彦就说过,我这个人狠心起来,无人能比。

    「但是你什么时候能学着对别人狠心,对自己好一点?」他恨铁不成钢的话犹在耳畔,我眨了眨眼,把窗户关上了。

    窗外,楼下,时舟正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望向我,如一尊雕像。

    他抽了几根烟?不清楚。

    反正这几晚,他指尖那点红光就没消失过,像他这个人一样阴魂不散。

    自我出院后就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条短信,最后被我拉黑后直接追到我家来,完全是块甩不掉的牛皮糖。

    但是在以前,他分明是最洒脱利落的。我很早就从我爸口中得知,他上大学以后就持续不断地向我家汇钱,大概是打算偿还以前资助他的钱。就连进了我爸公司以后,他也会从工资中划出一笔给我爸,算算账,连本带利,已经快还完了。

    撇清关系这种事,他最擅长了。只可惜,这一回我先下手了。

    手机屏幕亮起,消息一条接着一条。

    我以为又是时舟的哪个新号码,正打算拉黑就瞧见路文彦骚包的几个字:「想我了没?」

    往前翻翻,一如既往的啰嗦话一大堆,简要概括就是:他回国了,正闲得无聊,得知我恢复单身,决定明天来骚扰我。

    我太阳穴突突地跳,回了他一个:「?」

    他嗖地发来一条语音,很做作:「呜呜,霖霖,我家里又在给我安排相亲了,所以江湖救急,你懂吧?」

    紧接着又一条:「好歹我们曾经也是联姻对象,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对吧?嘤嘤嘤。」

    我头痛,给他拉黑了。

    拉黑的结果就是,第二日他直接找上门了,并且很自来熟地搭上了时舟的肩,言语轻佻:「咦?你就是那个瞎了眼放弃霖霖的人吧?」

    我正准备出门散步,很不凑巧地目睹了时舟面色发黑的全程,还收获了路文彦油得要死的一个wink。

    完了几日没联系的左佑突然给我发消息,说他今天有空,可以和我吃饭。

    我:「……」

    今天什么邪门日子?

【更多精彩内容】

时舟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