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队季小姐又和死人说话了

严队季小姐又和死人说话了(季晚言严森)

主角:季晚言严森

作者:火蓝

分类:其他小说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7-02 04:35:53

作者 火蓝的小说目录

    严队季小姐又和死人说话了的主角是季晚言严森,这本书籍是作者火蓝写的一本都市爽文风格的小说,这本书笔下生花,内容丰富多彩,严队季小姐又和死人说话了的详情概要:海城市局,审讯室。季晚言微闭着眼垂着头,身体以一种最放松的姿态坐在审讯椅中,铁制坚硬的椅子竟然让她坐出沙发的感觉。耳边响着那两个审讯员喋喋不休的审问,反来复去地就是那几个问题。你昨天怎么会出现在分尸现场?你是怎么知道

    严队季小姐又和死人说话了(季晚言严森)精彩章节分享

    严森眼中果然燃起了火气,但她还是低估了他的克制力,他站直了身体,后退了两步。

    刚刚眼中的怒火只这片刻之间就已经烟消云散。

    他靠坐在后面的桌子上,拿起桌上的审讯记录,似在自言自语,季晚言,二十四岁,龙城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还是你那界的高材生,不简单啊!

    可我就不明白了,以你的资历完全可以当个心理医生什么的,为什么要去做直播?还是给别人当助手?

    季晚言抬手将齐肩的长发挽到了耳后,淡色的唇微微勾起一抹笑,很简单,人心太丑我不喜欢看,而我又长得太普通,观众不喜欢看。

    严森目光在她的脸上打量了两下,眼前的这个女人一身白色坎袖衣裙,齐肩的直发,脸上未施粉黛,一张脸白得很不健康,没有年轻人应有的血色。

    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太素、太单薄。但眉眼生得却很秀气,如果添上些许颜色应该是个美人。

    季小姐太妄自菲薄了,不过职业选择那是你的自由,我也不想过问。但你的主播闺蜜说你们所有直播的内容和场景都是你选的,这是不是真的。严森没有纠结其它,打算直奔主题。

    不错,所有的事都是我做主。包括昨天直播那个分尸现场的事,也是我定的。季晚言完全不避讳。

    严森的手在身侧暗暗地紧了紧,他还记得昨天的情形。

    近三个月以来,一连四起少女分尸案,闹得整个海城全都人心惶惶。

    社会上的舆论全压在了警方,方局的电话都要被上面和媒体打爆了,于是攒了一肚子的火全发在了严森的头上。

    老头子一边量着像坐了火箭似的血压一边指着严森下最后通牒,限他十天之内必须破案,不然就滚回家继承家业去,别在警队占着茅坑不拉屎!

    偏偏凶手是个极其谨慎的人,四起案件四具被肢解的尸体,全都用漂白剂清洗得干干净净,就连抛尸用的袋子上都没留下一丝一毫有用的痕迹。

    直到前天警方才从第四个被害人伤口里找到一点线索,分析化验了一整天才在昨天确定了分尸现场。

    可让严森他们没想到的是,一到现场就看见几个人在那忙活着直播,尤其那个女主播正信誓旦旦地说,那就是四起案件的分尸现场。

    要不是严森让人赶紧关闭了她们的直播间,现在社会上的舆论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

    一想到这个他的火气就往上顶。

    所以,我们警方好不容易得知的地方,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严森锐利的目光盯在季晚言的脸上。

    我?猜的!不然就如你说的,你们警察都不知的事,我又怎么知道的,我又不是凶手!我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季晚言挑了下眉,语气十分真诚,可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我知道,就是不告诉你,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严森眸子倏地压了压,身上那股凛冽的气势一下就出来了,你普通?我还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普通的人。从进来到现在,快二十四个小时了,你的坐姿几乎没动过,那是一种最舒适同时也是消耗最小的坐姿。

    饭没吃一口,只喝了两杯白水,就连厕所都没去一次,这种对抗审讯的方法又是哪学的?你的简历里可没写着你学过这个!

    哦?让你一说我都觉得自己厉害了,可我真的就是不想吃饭不想上厕所而已,怎么这你们警察也管?季晚言挑了挑眉,眼中满是挑衅。

    终于,严森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涵养,在这一刻爆发了,他快步上前,手紧紧地握在了季晚言的肩头,你为什么要包庇那个凶手?那可是四条鲜活的生命,四个花季少女,她们都与你年龄相仿,如果不抓住那个凶手也许下一个就是你,你难道就不怕吗?

    季晚言身上穿的是一件坎袖的衣服,严森抓到她的肩头时手也正好触到了她的皮肤。

    就在他的手触到她皮肤的瞬间,她感觉眼前一道极亮的白光闪过,紧接着仿佛被高高地抛起,眼前的景物全都在打着转,接着看到地面先是远离然后是快速地接近,最后便是满眼鲜红一片。

    预感来了,预感又来了,那是从小一直跟着她的诅咒一般的预感,每次她产生这种预感,引起她预感的人必会出危险,而且危险与她的预感完全一至。

    她没想到在这里会突然出现这种状况,这不在她的计划之中,眼前这个近乎于凶悍的男人三天之内会有生命之忧。

    这让她措手不及,预感来到的时候往往身体不受她自己控制,这次也不例外,呼吸突然变得急促,瞳孔不断地收缩,整个身体处在痉挛的边缘。

    季晚言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露出自己最软弱的样子。

    好在这么多年,无数次的发作,她自己摸索出了一些经验,她用力地用右手拇指的指甲抠着食指的指腹,随着手上的疼痛感传入大脑,她终于抢回了对身体的控制。

    虽然在外人看来只有短短的几秒,但对于季晚言来说那种折磨已经持续了好几分钟。

    此时受惊的反而成了严森,他感觉自己的话还没说完,那个女人就像要抽羊癫疯一样,身体哆嗦的同时瞳孔都在不停地开合,这是什么情况,从来没见过。

    就在他站起身要让人喊医生的时候,季晚言忽然闭上了眼,然后轻笑了一声。

    天不怕地不怕的严队,怕了?她再睁开眼,哪还有刚刚那副要挂了的样子,脸上写满了奸计得逞的表情。

    严森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了,你装的?

    季晚言挑了挑眉,不然呢?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怎么样了吧!

    严森脸都绿了,你知道欺骗警察是什么罪名吗?

    啊,对不起,我刚刚真的是很不舒服,我可没骗你!又是那副嘴里说的和表情完全不符的样子。

    季晚言把还在颤抖的手压在腿下,心还在怦怦地乱跳,差点儿露馅,但脸上却丝毫没显露出来,还是那样漫不经心。

    我不管你是装的还是真的,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是分尸现场的,几句话的事对你来说就那么难吗?你知道你在耽误警方时间的同时是在给凶手创造时间吗?

    也许明天,也许下一秒就会又有一个新的受害者!你就是帮凶!严森低头看着季晚言,表情凝重而严肃。

    严森是海城市局公认最帅的刑警,但他的帅更多了几分侵略性,眉眼之间的间距有些窄,不笑的时候不怒自威,此时看起来更有种惊心动魄的压迫感。

    季晚言的表情有一瞬似乎动摇了一下,可只那么一瞬便又恢复了一惯的无所谓。她看了看墙上的钟,带着调侃地说,时间刚刚好,已经二十四个小时了,我可以走了吧,严队长!

    两个审讯员也看向严森,严森垂下了头,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对一个人这么无计可施。

    季晚言轻笑着站了起来,从审讯椅上走出来,与严森交错而过的时候停了一下,对了,严队这三天您过马路的时候最好小心看车。

    严森一听这话眼睛都立了起来,要不是眼前的人是个女人,他真想一拳打到她的脸上,你威胁我?

    季晚言闻言愣了一下,有些失笑,自己的好心提醒又让人误会了,不过也怪不了别人,谁能相信预感这事!就连自己的家人也不信,所以才从小把她当成扫把星,说她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并把她遗弃到了孤儿院。

【更多精彩内容】

火蓝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