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当团宠

重生八零当团宠(季承轩云雀儿)

主角:季承轩云雀儿

作者:佚名

分类:其他小说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7-02 04:33:31

作者 佚名的小说目录

    《重生八零当团宠》全文内容阅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季承轩云雀儿,它是佚名最新编写的都市爽文书籍。本书机构严谨,文不加点,推荐给大家。《重生八零当团宠》完整版小说精彩概述:雨荷村刚下过一场雨。石桥上布满了苔藓,清澈的湖水里,浮萍在春日里苍翠秀绿。而在石桥上,两名少年却抓着一个半大的女孩起了争执。天气还不算暖和,云家二哥只穿着一件不合身的花格子衬衣,拎着小女娃一条胳膊苦口婆心劝说道,大哥,你听我的,刘家好歹是养猪的

    重生八零当团宠(季承轩云雀儿)精彩章节分享

    这玩意儿,她用不着啊!

    还有四百好感度!

    她不甘心,继续抽取。

    笃笃笃,笃笃,笃

    又是纱布!

    笃笃笃,笃笃。

    还是纱布!

    你搞我啊!云雀儿气炸了,要是这块系统抽奖屏幕是实体,她一定一拳捣上去。

    连抽五次,她睚眦欲,整个陷入疯魔的状态。

    如果云傅瑾在场,一定很吃惊,自家妹妹喘着粗气红着眼,盯着眼前空无一物的地方,单薄的胸脯剧烈起伏,而她身边散落着好几大卷纱布。

    五次啊,五次,都是一级奖励,她这祖传大黑手,哪怕穿越了也没有好转的迹象!

    好半天,云雀儿缓了缓神,好感度已经耗光,她哪怕不甘心也不能趋势转盘再动弹起来!

    只是捧着纱布,她欲哭无泪,哪怕没有钱,给点肉吃也成啊!

    就在这时,她灵光一闪。

    纱布在八零年代应该是算稀缺品,能不能把纱布变现?

    有了这个想法,小女娃双目放光,双脚探下地,抱着几卷纱布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

    三姐的房间和她的屋子是相通的,两间房子链接的就是厨房,厨房的灶台黑漆漆,旁边堆满了柴火,柴火边还有张木板床。

    平时大哥二哥睡在她现在的这一间,她和三姐睡,因为原先的云雀儿撕坏了三姐作业本,大哥这才带到他自己的屋子里。

    纵使云雀儿脚步放得很轻很轻,但老旧的房门嘎吱作响,还是惊动了云依。

    她微微侧目瞥了眼云雀儿的身影,并没有细看,讥诮冷讽道,一天到晚不干正经事,敢踏进我的房间,我打断你狗腿!

    三姐怨气升天,云雀儿一个激灵,两条小短腿迈得飞快,像一只兔子一溜烟跑出家门。

    如果云雀儿没记错的话,雨荷村的村口就有一家卫生所。

    卫生所有村医,这些纱布,他应该需要才对。

    头发还有些湿润,为了节省肥皂,她的头发就没长过,刚刚到耳鬓而已。云雀儿胡乱地拨了拨,将头发压在耳后,迎着风跑起来。

    雨荷村错落着民居,多是土墙堆砌的屋子,有的盖上青瓦,但大多都如同云家一般,房顶铺满了茅草。

    要说最满意的,是远离城市喧嚣的宁静,山野,清泉,人家,仿佛回到小时候孤儿院的日子。空气里都是泥土的芳香,仿佛能洗涤心灵。

    她脚步开始缓下来,到了村头,看到了卫生所。

    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民房,挂着雨荷村卫生所的匾额。

    云雀儿低头看着手里的纱布,深吸了一口气,这可是她穿到八零年代的第一笔买卖。只要赚到了钱,改善了生活,三姐能如愿上学,家里的生活能改善。

    这样,三姐对她改观可以获得好感,继续抽奖良性循环,大哥也会很高兴的!

    打定主意,她推开了诊所的大门。

    空旷的房子里,两侧各摆着简易的床,门边是一个放置着医疗器械的手推车,而正面贴墙是一个崭新木料的柜子。

    柜子上钳着许多小抽屉,看得出是装药材的。

    房间里光线黯淡,云雀儿正想着,这也太清冷,角落里忽然冒出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大夫不在,暂停营业。

    云雀儿歪了歪头,循声望去。

    只见墙角搁着一张摇椅,有两条小腿裹着烟灰色的裤管,摇摇晃晃的。

    怎么是个小孩子?

    云雀儿瘪了瘪嘴,慢吞吞地靠过去,时刻注意力都集中在藤椅上,徐徐地,她看清了藤椅上的男孩。

    还真是个小盆友,也就七八岁的样子,白白能嫩的,锅盖头,发丝泛着清爽的光泽。

    他整个身体都窝在椅子里,云雀儿角度高一些,能清晰地看到他根缕分明的睫毛,像极了一把漆黑蒲扇。

    云雀儿微微错愕,这小男孩长得跟画出来的一样,不由多看了两秒。

    不过再好看都只是个孩子,这方面云雀儿有经验。

    她半蹲下身,扶在藤椅边上,细细端详着双目紧阖假寐着的小男孩,柔声问道,小盆友,我这有些东西需要变卖,请问,你家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呀?

    男孩这才睁开眼,像是开启了一方宇宙,粲然星辰点缀其中,只是冷漠得过分,没有丝毫温度。

    这眼神,让云雀儿心头一咯噔,甚至感觉到周遭笼罩着莫名的压力。

    他还只是个小孩子啊!

    云雀儿深吸一口气,声色放得更温软了些,小弟弟呀,姐姐问你话呢!

    她和蔼可亲的话落在季承轩耳朵里,让他眉头一皱,眼前带着谄媚笑容的女娃,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姐姐,谁大谁小还不一定呢!

    他敛着眼,瞥了瞥她怀里的纱布,皱眉反问,你卖这个?

    云雀儿小脑袋瓜点得似拨浪鼓,纱布往他怀里送了送。

    季承轩嘴角勾起来,小小年纪竟有一种邪侫感。

    云雀儿大感不妙,他才多大啊就端着这种气质,等到他长大,那还得了!

    当下,季承轩推开了她的爪子,知道了,你在这等着,我去找人来。

    语气依旧冷冷淡淡,但云雀儿悬在喉咙的心终于落了下去。

    小男孩从藤椅上站起,慢慢悠悠地从她身边走过,宛如个小老头,负着双手在背后。

    云雀儿目送着小男孩儿走远,心里还在嘀咕,真是个奇怪的小朋友。

    等待的时间颇为漫长,她时而掰弄着自己的小爪子,时而崴着自己的小脚丫,顺便借着墙上挂着的塑料边框小镜子照了照。

    这八零年代的小雀儿可比原本的她好看多了!

    她扯着脸颊的皮肉,满满胶原蛋白捏在手心的感觉不要太好。

    喏,村长,就是她。

    这时,季承轩去而又返,领着来的是个须发花白的老头子。

    云雀儿懵了,原主的记忆里,云雀儿来看过牙,这老者压根不是卫生所的大夫,而是雨荷村的村长。

    老者往前走了走,看了看她怀里雪白的纱布卷,烟杆子握在手里,金属的一端敲在门框上,好大的胆子,统销统购的物质居然拿来卖,是谁教你投机倒把!

【更多精彩内容】

佚名的作品
好书推荐